情感记录

2012 年 12 月 30 日

2012-12-30晚

2012年进入尾声了,一切的一切也马上就要尘埃落定了。2012年如果能够更早的意识到前期的理论研究对实践的指导意义,如果早点意识到做事不能急躁不能毛糙,如果那样的话或许我的2012年是一个成功的年。因为责任和性格因素,我坚持做一件事做了一年零几个月,到此刻,成果即将得到市场的验证。但是这件事因为我因为我们的种种缺陷,原本6个月的周期拖到16个月,几次几乎要放弃,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投入越多,最初的时候没有放弃那一般就很难主观放弃了,到后面就只有两条路:要么撞死在南墙要么南墙被撞出一个洞,庆幸的南墙被我们撞出一个小洞。
总结过去的一年,我需要系统的学习一些知识,一来为将来更好的指导产品开发做铺垫,二来经过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发现自己确实需要好好的用知识来洗涤净化自己。
未来的路,我会继续去完成自己应该履行的责任,践行自己的承诺,实现自己人生目标。
近几天我要把一些棘手的事先处理完,然后我会静下心去学习一些知识。首先我会弥补自己不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缺陷,系统的把计算机网络、计算机操作系统等基础知识认真阅读一遍;接下来我会花上一段时间仔细研究Linux内核同时深入学习shell编程;再然后我会在Linux驱动、H.264编码、视频图像流媒体网络传输下功夫。这是我13年的初步学习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Read More
2011 年 8 月 22 日

毕业一年记

这一年虽然联系少了,大家都各忙各的,偶尔在群里吹吹牛逼,显显风骚,看到多几个人出来骚一下,都倍儿开心,虽然有时候很黄很暴力,但是彼此都知道我们再阳光不过了…
擦,大家开开心心就好了,保持联络,要找我很简单百度我的名字第一条就是了,上面有我的各种联系方式.

Read More
2011 年 4 月 28 日

物联网

物联网这个概念最近有点被热炒,很多企业只要跟安防、监控、RFID、传感器网络、智能家居挂点勾就往物联网靠,都想沾沾灵气。而现在国内的物联网还处于一个很混乱的状态,没有一个标准,没有一个通用的平台,国外有些机构制定了一些标准,或者说是中间件,他们把物联网系统分成三层:设备层、网络层、应用层。而他们制定的这套中间件是面向开发者的,他们将设备层从设备驱动接口以上到网络层再到应用接口做成一个标准,物联网开发者可以很方便的使用这个中间件开发自己的系统……

Read More
2011 年 1 月 5 日

只言片语

2010年过去了,2010年给我留下了太多太深刻的记忆了。
学业上死后复生吧,虽然考研失利但是还是调剂到了广工自己爱学的专业;而技术能力呢,并没有多大的进展,虽然那种没日没夜探索的精神还在,但是对于新东西没有以前那么敏感了;值得关注的是我的业务能力有所提高,谈过好几个项目也有比较大的,但是由于尚未组建团队,尚在单打独斗的阶段,都没能做下去,几个项目都比较成功的做好了,能不能获得经济效益那是另外的事,但是过程真的摸索出了一套很好的模式,很希望快点组建一个实干实效的团队……

Read More
2010 年 11 月 23 日

十一月

十一月发生了很多事情,从研究生第一门考试低于70分,到外公查出肠癌到手术切除比较成功,再到争取一个出去的机会,再到突然收到外公病情恶化消息紧急赶往医院看望外公,再到外公出院回老家,难得外公名下的人这么齐的聚在一起,再到外公辞世,再到大嫂生下小侄子霖茂,一切的一切如此的快,如此的出人意料……

Read More
2010 年 9 月 17 日

【周记】–2010/09/17

好久没有写周记,毕业近三个月了,开学也半个多月了,很多次有很多东西要写,但是总是因为一些繁琐的事情而搁置了。
毕业以来这段时间可以说将会是我这一生中最最最难忘的一段时间,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开心的有难过的,偷偷摸摸做了很多事。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广工了,广工给我的感觉很怪,教学楼外表做的和大型工厂一样,看起来非常的压抑,但是里面去设施齐全,;宿舍方面由于长期在中北的不太好的宿舍住,突然享受这么好的住宿,感觉还是挺好的,特别是宿舍内可以洗澡什么的,感觉挺好的……

Read More
2010 年 6 月 26 日

周记-2010/6/26

离别的季节,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说的,只是隐隐约约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看别人毕业和自己毕业时如此两种感觉,伤感。。。
兄弟姐妹们,请不要忘记彼此好吗,请不要忘记我好吗,人这一生短暂的几十年,能称兄道弟的人真的很少。。。
对于某人我想说声谢谢。

Read More